勾搭龙女攻略大全

作者:锦袍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30053;豜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长鞭系日

      凤君沉吟片刻,严肃?#23454;潰骸?#37319;熙,你听好?#33322;?#20320;凤凰之血献给他,就是你发下的誓约,在这之后你若心意改变、不想等他了,等于违反了誓约,他便再也醒不来了。这不是儿戏,你可要想清楚?#26680;?#19968;直不醒,若你中途心意动摇,便是放弃了他;可若是他千万年一直醒不来,你会孤苦一生,万年的寿命便将要虚?#21462;!?br>  
      才九百岁的采熙果然有片刻的恍惚,颤抖着?#23454;潰骸?#19975;年?帝君,您是不是曾经也等过一个人?等待上万年,是什么滋味?#31354;?#30340;那么难熬么?#20426;?br>  
      凤君似忆起无限往事,?#32431;?#19968;旁的玄乙,仿佛有很多要说;顿了顿,却只淡淡答道:“你心中有这个人,等上数万年也不过?#39057;?#25351;一挥间;只是在这数万年之中,你的身旁却没有这个人,等待的每一天都艰难似亘古长夜。”
      
      采熙并没有犹豫很久,低头看着昏迷的风邑,坚定道:“只要有希望?#28982;?#20182;,?#20197;?#24847;。”
      
      “先别忙作决定,”凤君接着说:“还有更糟的情形:若他一直不醒,你守着他一生,倒也罢了;但是,若他有一天醒来,?#27425;?#24517;肯领你这份情义。若他原本是无意于你,却因为你这份救命厚恩而觉得对你亏欠,因而接受了你,那又有什么意思?你本是要救他,一片真情,那时反倒会成为捆住他的绳索。”
      
      采熙颤抖得更加厉害:“那,若他真的醒来,我便不让他知道是我救了他。他若真要离开,?#20057;?#19981;会阻拦;他不接受我,也没关系,只盼他……好好活着。”
      
      凤君闻言,长长叹息一声,不再多说。
      *****
      
      月华如水。
      
      玄乙这三万年来活得艰辛粗?#24076;?#24515;肠早已百炼成钢,古水无波;但白日里看着采熙将?#32422;?#30340;血献给了风邑,却不由地产生了?#20976;?#24936;叹。那风邑可谓半生凄苦,又已经陷入?#20102;?#20182;若知道有人对?#32422;?#27492;番至纯心意,不知作何感想?他若醒来,会接受采熙这份情意么?
      
      不管这份情意是否会被接受,这小凤凰能有这颗赤子之心,本身已足以令旁人欣赏羡慕。
      
      此时见采熙独自在赤心花丛边呆呆发怔,便走过去,想?#21442;考?#21477;,却发现?#32422;?#26681;本不会?#21442;?#21035;人,只拍拍他肩膀:“他会醒来的,不要害怕。”
      
      赤心花本是赤蕊红芯,此时在月下收敛了花瓣,枝茎上露水晶莹剔?#31119;?#20196;人由衷赞叹,世上还有这么美的事物。
      
      采熙摇头:“我不是害怕他不会醒来;只是万年那么漫长,我是怕,我?#32422;?#20250;忘记。若是哪一天,我连?#32422;?#29616;在对他的这份心意也忘记了,该如?#38382;?#22909;?#20426;?br>  
      玄乙一愣。
      
      采熙看着她:“玄乙,你也不是?#35805;?#30340;修仙凡人,对么?从前经历过什么,你如今还都记得么?#20426;?br>  
      玄乙沉默片刻,答道:“确实很多事情已经忘记了,但既是能被忘记,?#36864;得?#37027;不是重要的记忆,没有什?#32431;上А!?br>  
      身后脚步声一顿,原来是凤君在花丛另一边朝这里走来,听了这话,停在原地,微微失神。
      
      月至中天,在他飘逸红衣、俊美面容上洒了一层银辉;他亦仰首望月,眼中似有隐隐的?#25293;?#20182;?#20540;?#39318;一眼望来,那容颜令赤心花海也黯然失色。
      
      半晌,他走过来笑道:“怎么?小采熙,你后悔了?白日里本君让你先?#32431;?#39118;邑留下的东西,你却一刻也等不得,现在要不要一道?#32431;矗俊?br>  
      采熙迟疑:“?#25671;?#25105;还是别看了,若他从前十恶不赦、犯过大罪,或者已有别人了,我该怎么办呢……”
      
      凤君摇摇头:“哎,果然年轻人就是冲动,你连他是个什么人都不清楚,?#22836;?#19979;誓约?!这……”他低声自语:“你这性子,这倒是与本君当年很像……”
      
      不再多说,他随即拍拍采熙肩膀:“罢了,你现在后悔也晚了,还是一道?#32431;?#21435;,相信你的眼光应是不会太差。”
      
      采熙嘴角?#24187;潁?#20284;下了很大决心,点点头。
      
      对于在永夜城之事,玄乙也是好奇,三人一起来到采熙阁中。
      
      凤君将风邑留下的小球托出来,挥手施法,圆球在虚空中膨胀、转动起来,缓缓展开,一帧帧画面铺在他们眼前。
      
      原来这些是风邑的记忆。
      *****
      
      很久之前,还是孩童模样的风邑,?#20976;?#28418;亮的浅金色眼眸,身穿嫩黄衣袍、戴着金色发冠,住在一座宏伟瑰丽的宫殿中。时常祥云缭绕,偶尔雨丝风片,却都不影响那里无所不在的光明。
      
      ——那里是天宫。
      
      风邑有许多?#20540;埽?#26377;的顽皮、有的活泼、有的早慧,在别的?#20540;?#25289;着父亲的胳膊邀功、扑进各自母亲怀抱里撒娇时,他总是害羞又紧张,在一旁默默看着,毫不起眼。时间久了,旁人才能发现一点异样?#26680;?#30340;左足微跛,走起路来略略吃力。
      
      ——他的父母,便是天帝、天后。
      ……
      
      画面流转。
      
      练武场?#31995;?#24188;年风邑又一次?#20976;?#22312;松木地板上,爬也爬不起来。?#20976;?#23567;小龙纹皂靴停在他面前,一只手?#35805;?#23558;他拉了起来。
      
      “你的下盘不稳,所以自然容易?#20976;?#20498;;你要用力抓地站着,这是我爹爹教的,要像大树的树根长在地上那样,你瞧我的!”拉他起来的男孩虎头虎脑,边说着,边?#28982;?#32473;他看。
      ……
      
      少年模样的风邑,容颜明俊、意气风发,挺起胸膛对旁边另一个身?#27597;?#22823;的少年说道:?#29923;?#31354;,这么多的努力?#35805;?#36153;,我终于被选中了!我明天,就要去当值,背负?#31456;郑?#25105;会把太阳升得最高,叫世人都好好仰望着!”
      
      天界一天便是?#27493;?#19968;年,接下来?#24067;?#19971;年,?#21051;?#30340;日出?#31456;洌?#37117;由风邑负责。
      
      昊空故意用力拍打风邑的肩膀:“小跛子,你的肩膀才这么点宽,?#31456;?#19981;会滚下来吗?!哈哈哈!”
      
      风邑还击:“可我的原身有三只脚啊,这样绝对站得稳当!”
      
      三足乌们虽贵为天帝之子,但他们的原身最开始却仅有两只脚;只有经过艰苦卓绝的修炼,第三只脚才能由虚化实,称为支鼎。由此,他们成为顶天立地的真正三足乌,方有资格背负太阳。
      
      两个少年在天宫九步三折的回廊之下兴奋地打?#24103;?#22823;笑,齐齐露出洁白的牙齿。
      ……
      
      夜色笼罩四野,在?#24067;?#30340;寅时,风邑?#23186;?#36291;上枝叶漫天的四方树,化为一只金色大鸟——那是他的原身,一只金光闪耀、身姿傲岸的三足乌。他背起那旁人无法触碰的灼热太阳,傲然展翅,向广袤无垠的天宇飞去。
      
      ——七海三界,自此一点点开始明亮。
      ……
      
      硝烟渐退。
      
      青年模样的昊空身着苍色戎装,站在栖鹿峰顶,擦拭着手中长弓,俯瞰着脚下山野,面容棱角分明,已是一派成熟稳重。
      
      他气宇轩?#28023;?#31505;着说道:“风邑,这场仗咱们打赢了,我终于可以回流波山去、和昭晴成亲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咱们?#32431;?#21917;一场!”
      
      风邑看着他,郑重点点头,笑得恍惚?#33268;?#23518;。
      ……
      
      风邑坐在桌边,问对面的昊空:“听?#30340;?#21018;刚打败了巽朔一族,有没有受伤?你应该好好休养,为何突然想起找我喝酒?我明天还要当值,不能多?#21462;!?br>  
      昊空轻轻一叹,望向屋外被精心打理的花丛:?#32610;?#26228;,她……自从失了?#24618;?#23401;子,她的病越发严重了……”
      
      风邑关切道:“连伯高也治不好么?#20426;?br>  
      昊空摇头:?#23433;?#39640;说,她的病要想根治,需要正阳之气照耀笼罩,只有连续在中天?#31456;?#20043;下施法治疗,足足要九九八十一个时?#20581;?#19981;能间断。可是,?#31456;衷趺纯?#33021;在空中停留那么久?#20426;?br>  
      风邑沉默了,伯高的人品虽然一言难尽,可他的医术是神界?#22363;?#33509;是他这?#27492;擔?#21482;怕昭晴的病前?#23433;幻睢?br>  
      昊空本?#21069;?#21547;期待地看着风邑,此时观察了一下他的神色,似是无奈地苦笑,又举起杯来:“来,再陪我喝一杯。”
      ……
      
      ?#24067;?#30340;酉时到了,风邑照常背起当空的?#31456;郑?#23637;翅朝落日山飞去,猛然却觉得天旋地转、浑身乏力。勉强飞起,还没有几步,便觉得一阵凛冽无比的巨大寒意袭来。
      
      他晕晕乎乎回头一看,?#32422;?#36830;同?#25104;系娜章?#19968;起被定在了中天,动弹不得。
      
      这怎?#32431;?#33021;?除了三足乌,还有什么能触碰?#31456;郑?#26089;被熔化为一团青烟了吧。
      
      风邑以为是?#32422;?#26152;天的酒劲在作怪,挣动了一下,却依?#26188;?#19997;不动。终于觉出了事情不对,他低头一看,只见一条寒光四射的冰雪长鞭,缠在?#32422;?#36523;上。
      
      这长鞭材质特殊、寒意刺骨,竟能与太阳的灼烈抗衡,并没有熔化;而长鞭的另一头,隐入密密云层之中。
      
      一阵天风?#36947;矗?#20113;朵散开?#20976;?#31354;隙。风邑看得分明,见了那云中赫然持鞭而立的人,顿时睁大?#25628;?#30555;,?#25104;?#29022;?#20303;?br>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33267;?#24377;(×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熊之舞电子游戏
      老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广西11选5五位走势图 包水饺卖冷冻水饺赚钱吗 腾讯合买 蒸汽洗车赚钱么 湖南幸运赛车历史开奖 手游棋牌辅助论坛 澳洲幸运10哪里开奖 贵州十一选五有推荐分析号码吗 梦幻西游拍卖使者赚钱吗 秒速飞艇精准计划 69游戏中心下载 重庆时时彩个位定胆公式 南通棋牌游戏手机版 2010年南京彩票大奖 官方最正规的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