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搭龙女攻略大全

作者:锦袍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30053;豜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纸伞迷阵

      地上的小乌鸦闻言,向玄乙充满感情地叫了一声。
      
      玄乙不?#22836;?#36947;:“行了,你到底装够了没?#20426;?br>  
      小乌鸦甚为委屈,只?#27809;?#20986;了法身,却是从前那一副凡人模样,搓着手走到她身边,有些不好意思:“我这不是,受伤?#20174;?#20040;……”
      
      玉芳?#39057;?#22768;嗲笑:“果然是个俏哥哥,人家没?#21019;懟!?br>  
      她一挥水袖,林间顿时落下淅沥小雨,将她衣?#26469;?#28287;、紧贴在身,显出玲珑凹凸的身段。而她双眼忽然变化闪现各色光芒,一片迷离;扭身搔首,?#32431;?#24494;张、媚眼如丝,向凤君柔柔招手,嗲声嗲气道:“俏哥哥,听话,还?#24378;?#36319;人家走?#20254;!?br>  
      她这一番变幻,将昏暗幽林照亮,美不胜收,实在惑人。寻常男子见了,只?#20081;?#37221;软了骨头;虽明知这是她的媚术,玄乙?#32422;?#21448;是女子,对着这不世的美色却也有片刻发怔;凤君却抱臂站在一边,无动于衷。
      
      玉芳菲见他不动,以为得手,宽大的袖笼中闪电般抛出一根粉色?#30475;?#27442;将他缚住。
      
      谁知凤君微微一闪,轻易躲开了:“大君,我们不欲招惹麻?#24120;?#36824;是让我们?#37027;?#36890;过的好。”
      
      玉芳菲不可置信:“这位哥哥,居然能破人家这一招?!莫非你竟不是个真正的男子?!”
      
      凤君汗颜:“……这怎么话说?#20426;?br>  
      玉芳?#39057;?#22278;?#25628;?#30555;:“只要是男子,不管道行多高,都抵抗不了人家的美貌。”
      
      她这话虽然狂妄,可玄乙却颇有几分认同,连?#32422;?#19968;个女子都几乎难以抵抗,更何况是男子。只要一晃神,难免被她?#30475;?#32538;住,成为她裙下之臣。
      
      凤君负手:?#25353;搜圆?#30691;,世间不?#24187;?#33394;所迷的男子大有人在,大君?#36855;?#39764;界,难免孤陋寡闻。更何况,你的相貌虽也算不错,但却比不上……”
      
      玉芳菲见他一直脉脉含情地看着一旁的那个魔修打扮的女子,本以为他要说“也比不上她美?#20445;?#24515;里对男子的这些陈?#19990;?#35843;极为不屑,只准备等他说出口便立即反驳嘲笑一番。
      
      谁知这位俊?#35272;删?#25196;着头,十分自然地说道:“……却比不上我的美貌,我又怎会被你迷惑!”
      
      玉芳菲:“……”
      
      玉芳菲一时哑口无言,竟无从反驳。
      
      玄乙眼角余光瞥着他的一脸理直气?#24120;?#20063;是无话可说。
      
      大眼瞪小眼了一会,玉芳菲银牙怒咬:“哼,人家生平最讨厌臭美自恋的男人!现在就?#32431;纯矗?#20320;的本事是不是像你的脸一样好看!”
      
      雨势顷刻间变大,她手中撑起?#35805;?#40517;黄色油纸伞,又是掩口一笑,转身便走。
      
      玄乙待要追上,林间空地之上?#26149;?#22320;飞来无数纸伞,挡住天空,旋转在眼前,如一阵五?#24066;?#39118;。一晃神间,玉芳菲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些纸伞?#27492;?#27809;有什?#27425;?#38505;杀气,只是缓缓旋转在头顶,色彩绚丽、雨点飞溅。光线本就昏暗,加上纸伞一遮,淡彩迷幻,光影晕染,颗颗晶莹雨滴反射五彩光芒;虽是魔界,却美若梦境。
      
      根据从前破魔的经验,玄乙知道往往?#27492;?#26080;害的东西,最是致命;但她眼下却只是觉得这些伞转得她略略眼?#21361;?#23454;在不明白这狞猫魔君耍的什么花样。
      
      一回头看向凤君,却发现果然不对劲。
      
      他木然站在?#35805;?#26417;色纸伞下,双手无力垂着,抬?#20998;?#30452;看向虚空,?#25104;仙?#33394;是从未有过的恐惧。玄乙急忙走过去拉他,他?#26149;?#22320;抱着头,?#35272;R话?#30251;坐在泥水地上,嘶声大叫:“不——!”
      
      头顶的纸伞越转越快、越转越大,?#37027;?#22320;降落,似要将他?#32440;?#20254;下。他浑身颤抖,眼神涣散面如死灰,失了心智?#35805;悖?#31455;毫无?#32431;?#20043;意。
      
      玄乙果断抬手,以掌为刃,向虚空劈去,喝道:“破!”
      
      这些飞伞却真的只是普通油纸制作,轻易被玄乙划破,?#36861;?#33853;在地上。凉凉雨水淋在凤君头上,他打了个激灵,这才似乎清醒了些。
      
      玄乙抽出?#32422;?#38543;身带的陈旧黑布伞,打在他头顶,蹲下身轻摇他肩膀:“凤君,可有好些?#20426;?br>  
      凤君抬眼?#27492;?#20284;从噩梦中醒来,猛地抓住了她撑伞的手,嗫嚅道:“你,你没事,你还在……”
      
      似是还不相信眼前所见,他忽然伸臂紧紧抱住了她。
      
      玄乙皱眉,本能地欲将他推开,低头?#26149;?#28982;对上他一双眼睛,不由地停住了——他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里,盈满了从未见过的深切哀伤。
      
      雨水滴?#26410;?#31572;打在伞面,伞下的两人就这样恍?#20493;?#35270;,一时间竟忘了身处魔君的地盘,周围凶险重重。
      ……
      
      片刻,玄乙终于回过神来:“凤君,你能否先起来?我腿麻了。”
      
      凤君:“奥,对,地上?#38469;?#27700;,?#20057;?#26381;湿了。”
      
      两人起身,同撑?#35805;?#26087;伞,清除掉狞猫留下的屏障?#23633;#?#21521;前行去。
      
      玄乙问:“方才你是陷入了幻境之中?#31354;?#29406;猫竟有本?#30053;?#20986;如此厉害的幻?#24120;?#31455;能迷惑凤族帝君,看来确实不可小觑。”
      
      凤君抖了抖,似乎对方才看见的幻景仍在后怕:“那个幻?#24120;?#35753;我看见了最可怕的事情,还好,那不是真的……还有,我下山时给族中留了书信,言明?#24230;?#20964;族帝君之位,所以现在还是叫我俊卿。”
      
      玄乙诧异:“为何?#20426;?br>  
      俊卿笑笑:“不为何,这帝君的位置我坐了这么多年,并无建树,也该给后辈让位。”
      
      仅此而已?
      
      其实玄乙一直心存防?#31119;?#34429;说此人在从极宫救了她,?#20197;?#24471;知了她的身份后?#32536;?#30528;?#19978;怠?#38544;瞒不报天庭,?#27492;?#23545;?#32422;?#26377;大恩;但正因为?#32422;?#19982;此人素昧平生,这些举动反而令她疑虑丛生。他究竟想从?#32422;?#36825;里得到什么?
      
      ?#32422;?#36523;上可图谋的,不过就是那还未到手的七彻镇魂鞭而已;可那七彻镇魂鞭明明从前曾经由凤族保管过,是后来凤族?#32422;閡平?#20986;去的,难道上一任凤君交出去后、这一任的凤君?#22336;?#24724;想夺回?
      
      总之,此人每每在关键处不说实话,?#27492;品畛型?#31505;,实则糊弄过关。神界中,大多数人不明真相,以为镇魂鞭是无上灵物,心怀觊觎的大有人在;而她要拿到镇魂鞭、报巽朔阖族血仇,几乎是以一己之身对抗整个神界,对眼?#25353;?#20154;也不可不防。
      
      玄乙不再多问,换了话题:“对了,你是如何得知我行踪的?#20426;?br>  
      俊卿貌似十分坦诚地答道:“风邑的弟弟仍在夜枭手中,采熙那孩子时刻记挂着,我是替他前来寻找,才到魔界地面探查。这么巧,又碰见你,哈哈,虽然你又是不告而别,但到如今你还没发现?咱们之间缘分深厚,所以总?#21069;?#36716;千回也能遇见。”
      
      玄乙见他?#33268;?#22068;胡言,不想与他多话,直截了当道:“凤……俊卿兄,似你这么一位处处留情的风月老手,应当明白我对你全然无意,为何总要在口舌上占我的便?#32781;?#26377;这功夫,去?#21442;?#19968;下那位去停云山寻你的?#19968;?#20185;子不好吗?#20426;?br>  
      雨点?#26410;?#25171;在伞面,本是玄乙撑着伞,将伞面微微向他倾斜。
      
      他也伸手握住伞柄,?#32440;?#20254;面向玄乙那边倾了倾,认真解?#20572;骸?#25105;?#29992;?#26377;处处留情,我只是……在等一个人回来,却不?#33539;?#22905;回来时是什么模样、什么身份;并且,有一些人……并不希望她回来,所以我不能大张旗鼓地搜寻,只好见着相似的人就上去询问,那样找寻。一旦问下来发现不是?#20057;?#25214;的人,我就会对人家解释清楚,此后便不再多话了……既是问别人话,自然要态度?#25512;?#21487;是偏偏被人编排成?#35980;?#33459;?#27169;?#25105;倒真是冤枉。”
      
      他含笑说着,凤眼低垂,长长睫毛微扇,显得无奈又委屈?#25381;?#27668;虽是真诚无?#36857;?#28982;而那笑容太过惑人,总让玄乙觉得这些话的可信度要打折扣:“至于你说到的那位?#19968;?#20185;子,我不过救过她一次;而她的名?#38047;?#25105;那位故人十分相似,我当时乍听之下,还以为……谁知却?#24378;棧断?#19968;场。”
      
      玄乙瞟他一眼,倒觉得这话也不一定就是编的。毕竟这位美人姿容绝世,一颦一笑都能让人旌旗?#20057;。此?#21547;情却无情、?#38382;?#26080;情也动人,引人误解也属正常;况且听他如此?#36947;矗?#22312;人海茫茫中毫无头绪、却?#35752;?#19981;放地寻?#20057;?#20010;人,这行为本身亦是令人动容。
      
      采熙说过,凤君的夫人在很久之前弃他而去,想来这位俊?#35272;删?#34429;是令无数人倾?#27169;?#31169;下里却也有伤心之处。
      
      玄乙心下不由和缓了些,便说道:“你既是有要找寻的人,如今为何总是纠缠于我?#20426;?br>  
      俊卿长叹一声:“?#20057;?#32463;找到了那个人,可是她已经把我全然给忘了,真是个狠心的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33267;?#24377;(×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

      熊之舞电子游戏
      打造你的赚钱机器youku 问道手游买游戏币赚钱攻略 妈妈赚钱图片大全集 御剑问天怎么赚钱 斗鱼主播有多赚钱吗 版纳开民宿赚钱吗 小说app 红包 赚钱吗 小说出版了赚钱吗 私服传奇怎么赚钱 赚钱达人是不是骗人的 淘宝上微商能赚钱吗 网络知名小说家赚钱吗 v8实拍是赚钱软件吗 赚钱赚到命都丢了 vultr赚钱 开个婚车租赁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