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是上輩子的死對頭

作者:暮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第16章

      見一向古靈精怪的小丫頭突然變得傻乎乎的,本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賀紹廷唇邊也不知不覺地漾了絲笑意。
      
      他將小丫頭放在地上,扶著她那圓滾滾的小身子,叮囑道:“站穩了。”
      
      許筠瑤整個人還是暈陶陶的。
      
      啊?站穩?本宮腿軟,本宮站不穩了。
      
      高不可攀遙不可及的月光少年居然親她了!許筠瑤覺得簡直跟做夢一樣。
      
      那可是十八歲封大將軍,二十歲以軍功封侯,卒于二十二歲卻讓太宗皇帝不顧病體,親手為他撰寫祭文的賀大將軍、忠勇侯賀紹廷啊!
      
      他死去的時候,她雖然已經不再是侍候人的奴婢,可也不過新太子宮中一名小小的侍妾,連祭奠他的資格都沒有,只有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獨自追憶那個月光般的少年曾對她的救命之恩。
      
      見小丫頭雙腿像是沒有骨頭一般,一松手小身子就搖搖晃晃的,仿佛下一刻就會跌倒,賀紹廷無奈,只得將她重又抱了起來。
      
      許筠瑤機不可失地摟緊他的脖子,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愈發明亮得驚人,小臉紅撲撲的,腮邊的小梨渦若隱若現。
      
      雖然他這會兒還不是將來的賀大將軍,不過她現在也不是日后的淑妃娘娘啊!不對,這輩子她可不會局限于當一個小小的淑妃,她要當皇后,母儀天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皇后!
      
      她的眼中一片堅決。
      
      等她當了皇后,一定會將最美的贊譽加諸于他的身上,把他的功績詳盡地記在史冊上,讓世世代代的后人都銘記他對朝廷、對百姓的功勞!
      
      賀紹廷身體卻有點兒僵硬。
      
      從他有記憶起,便一直是被欺負的一個,欺負他的人,有比他大的孩子,也有與他同齡的孩子,但同樣有比他小的孩子。
      
      比如孫姨父與那位董夫人的女兒。
      
      比他大的、同齡的欺負他時,他可以反抗可以還擊,可被比他小的欺負時,他卻不能反抗,因為只要他一反抗,就會受到大人們的責打。
      
      久而久之,他便明白,越是小的孩子,便越是可怕,尤其是富貴人家家里的小孩子,更是比喝醉酒后的爹爹還要可怕。
      
      如今他抱著的這個小丫頭,出身富貴,長得又好看,還很受她的爹娘疼愛,心眼兒還多,蔫壞蔫壞的,更是他應該退避三舍的人物。
      
      不過這會兒他卻怎么也無法把這個蔫壞的丫頭放開。
      
      軟軟的、香香的、甜甜的,小姑娘原來是這樣的么?他有些迷糊。
      
      許筠瑤在他懷里蹭啊蹭的,心里美滋滋。抱著她的這副小身板雖然還很瘦弱,不過不要緊,總有一日他會成長起來的。
      
      “周哥兒,寶丫……”遠處忽地傳來阮氏的叫聲,周哥兒一溜煙地尋聲而去,“娘……”
      
      阮氏捏捏抱著她撒嬌地蹭的兒子的臉蛋,柔聲問:“妹妹呢?”
      
      “妹妹不聽話,坐地上要親親才肯起來,沒有周哥兒乖呢!”周哥兒眼珠子一轉,脆聲回答。
      
      正被賀紹廷牽著走過來的淑妃娘娘足下一滑,險些沒摔個狗啃屎:“……”
      
      本宮什么時候要親親了?本宮什么時候說過這樣的話了?!!唐淮周你這廝想在娘親跟前裝乖巧也不必詆毀本宮,拿本宮來襯托自己啊!
      
      她怒視涎著笑臉討好地將肉臉蛋往阮氏掌心直蹭的周哥兒,好想撓花那張可惡的笑臉!
      
      阮氏身后的翠紋見狀‘噗嗤’一笑:“姑娘這是惱了呢,娘親只抱哥哥不抱她。”
      
      “我瞧分明是醋了。”一旁的碧紋也忍不住笑。
      
      許筠瑤氣結,尖著小奶聲反駁:“沒有,沒有,沒有!”
      
      “是是是,寶丫沒有,是她們冤枉了寶丫。”阮氏忍俊不禁,半蹲下身子輕點了點女兒的鼻尖,好脾氣地道。
      
      許筠瑤不知為何卻更惱了,干脆一轉身,抱著身旁小少年的腰,把臉蛋埋在對方的懷中。
      
      老匹夫娶的蠢婦人,調\教出來的丫頭一個個也是蠢的!
      
      阮氏是來帶一雙兒女跟唐松年回老宅的,唐柏年的任命書已經下來了,不管過程如何,身為唐家人,于情于理他們也要回去恭賀一番。
      
      畢竟這也是唐府的一件大喜事。
      
      許筠瑤依依不舍地離開月光小少年的懷抱,被阮氏抱回屋里重新換上干凈的衣裳,一家四口連同碧紋一起坐上了回唐府老宅的馬車。
      
      唐府老宅離縣衙并不算太遠,約莫一個時辰左右便到了。
      
      許筠瑤被碧紋抱著跟在唐松年與王氏身后,阮氏牽著周哥兒,偶爾還側過頭逗女兒說幾句話。
      
      唐柏年得官,自是恨不得弄得人盡皆知,故而今日大擺宴席,相熟的不怎么相熟的都請了來。
      
      “恭喜唐兄,賀喜唐兄,祝愿唐兄大展宏圖,只日后還望唐兄多多提攜。”
      
      “唐兄乃是有大才之人,如今正應了那句‘千里馬遇上了伯樂’,真是可喜可賀啊!”
      
      ……
      
      看著被圍在當中,紅光滿面的唐柏年,唐松年暗暗搖頭。
      
      唐柏年見不得他這副模樣,冷笑道:“三弟這是什么表情?為兄得了官,難道你不高興?”
      
      “大哥言重了,大哥若有好前程,做弟弟的自然會替你高興。”
      
      唐柏年皮笑肉不笑地道:“三弟放心,將來你若是丟了烏紗帽,當哥哥的總不至于袖手旁觀,總會給你一個棲身之地才是。”
      
      “唐兄高義,高義啊!”
      
      “可不是,真真是難得。”
      
      ……
      
      圍觀的眾人自又是好一陣夸贊。
      
      唐松年笑了笑,不甚在意地道:“那便多謝大哥了。”
      
      遠遠避在一旁的唐樟年自然也看到這一幕,暗地嘆了口氣。
      
      也不知大哥怎交了這么一大幫盡會拍馬溜須之徒,一個個瞧著便不是什么值得相交之人。
      
      內堂里的李氏自然亦是紅光滿面,看到阮氏時眉梢輕揚,得意之色顯而易見。
      
      林氏微不可見地撇了撇嘴。
      
      有什么好得意的,還不是靠著花錢才買來這么一個芝麻綠豆小官,瞧那得意洋洋的模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她當了狀元夫人呢!
      
      不過這些話她也就只敢在心里說說。
      
      唐府小一輩里頭,許筠瑤年紀最小,這會兒被難得有友愛心的周哥兒牽著走在唐府的園子里。
      
      “三妹妹!”勉哥兒不知從哪里跳了出來,把毫無防備的她嚇了一跳。
      
      是那個奇葩小子啊!
      
      勉哥兒可不管那般多,從懷里掏啊掏,竟然掏出一盒口脂出來,如獲至寶地遞到她的跟前,小手打開盒子,肉肉的手指蘸取那鮮艷的紅色,誘惑般道:“三妹妹,你瞧好看么?抹上之后更好看哦!”
      
      說完,也不待她回答,蘸了口脂的手指便要往她唇上抹去。
      
      許筠瑤:“……”
      
      二房那位婦人到底是怎樣養出這么一個奇葩小子的!
      
      她‘啪’的一揮手,便將勉哥兒那不懷好意的手給拍開了,還自以為兇狠地瞪他:“打你!”
      
      “勉哥兒是個尿床鬼,勉哥兒是個尿床鬼!”突然,有孩子拍著手又叫又跳地從另一旁鉆了出來,緊接著又是幾道屬于孩童的聲音。
      
      許筠瑤望過去,只認得當中最小的一個是上回搶她長命鎖不成的勇哥兒,另外兩個男孩子,一個瞧著與賀紹廷差不多大,一個卻是稍大一些,她稍一思忖,便知道這兩位只怕是大房李氏的兩個兒子,七歲的唐淮興和六歲的唐淮耀。
      
      勉哥兒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吭吭哧哧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耀哥兒卻上前來,一把奪過他手中的口脂,咿咿呀呀的一陣怪叫:“哎呀呀,勉哥兒不但尿床,還愛學姑娘家抹口脂呢!”
      
      “我、我沒有,我沒有!”
      
      周哥兒望望那兩位堂兄,見不知什么時候又走了一群陌生的孩子過來,學著他們取笑勉哥兒,有些不高興地努了努嘴,上前去一手拉著勉哥兒,一手拉著妹妹:“咱們走吧!”
      
      “不許走不許走。”熊孩子們的叫聲一陣又一陣,許筠瑤聽得直皺眉。
      
      相比大房那對兄弟,二房這位奇葩小子倒是更容易接受些了。
      
      興哥兒眼珠子骨碌一轉,拉著耀哥兒小聲地說了幾句話,兄弟倆不懷好意地望望前方的周哥兒三人,而后快速地走進一旁的竹林中。
      
      “不理他們,他們都是壞人。”周哥兒一邊走,一邊小大人似的安慰紅了眼眶的勉哥兒。
      
      “哈哈!”許筠瑤只覺得眼前突然有長長的軟物襲來,隨即脖子一涼,低頭一看,竟然見一條死蛇搭在了脖子上。
      
      身邊的勉哥兒直接哭了出來,而興哥兒則是手拿著小棍子沖他們哈哈大笑,圍在他身邊的那群孩子也又笑又跳的,看著樂呵極了。
      
      許筠瑤勃然大怒,一下子拂開周哥兒抓著她的手,抓著蛇尾巴毫不遲疑地用力朝著興哥兒兄弟抽過去。
      
      離她相對較近的耀哥兒只覺得手臂上一疼,冰冷又滑溜溜的觸感更是讓他‘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周遭的孩子更是嚇得哇哇大叫,哭爹喊娘地四處逃竄。
      
      許筠瑤惱極了這幫熊孩子,將那條死蛇甩得啪啪作響,見一個抽一個。她雖然力氣小,可手中‘武器’卻足夠嚇人,被她抽中的孩子直接慘叫一聲,有好幾個的褲子都濕了,一陣尿騷味飄出。
      
      “救命啊!娘,爹!”
      
      這邊的騷動終于引起了大人們的注意,阮氏擔心兒女,急急與李氏林氏趕過來,只看到女兒手上抓著一條‘繩子’,正追著大房的興哥兒要打。
      
      “蛇,她手上的是蛇,是蛇!!”有眼尖的婦人看清楚許筠瑤手上的‘繩子’,聲音都變了。
    插入書簽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熊之舞电子游戏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怎么进不去 幸运28开奖结果一样吗 江西兜趣麻将赣州冲关 北京全天pk10计 股票融资l鑫配资 青海体彩11选五综合走势图 可以玩的棋牌游戏? 山西十一选五跨度走势图乐彩 体育*甘肃十一选五 欢乐麻将辅助器免费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 微乐麻将怎么微信登录 申城棋牌pc版 五分pk10彩票app 实盘配资正规平台有哪些 浙江明星麻将app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