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開始做大佬(快穿)

作者:長樂思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節] [下載]   [舉報] 
文章收藏
為收藏文章分類

    有朝一日刀在手(21)

      陸玉并不喜歡和人親近,可惜她夜間的視力太好,在燕南風出現的一瞬間,就看到了他身上鮮血淋漓的斑駁傷口。
      
      經過這段時間的提升,陸玉和斬龍刀一樣有了護體罡氣,倘若有人偷襲,她能在第一時間察覺。
      
      所以燕南風飛撲過來的時候,她才順手接了他一把,而不是一招把他打飛。
      
      燕南風對她的確沒有半點惡意,但利用輕功和急行軍趕過來的誅殺燕南風的大批人馬卻對她和她身上的掛件惡意十足。
      
      一群人圍著陸玉和燕南風站成了一個圈,其中一個樣貌和燕南風有幾分相似的年輕男人被五六個高手眾星捧月一般護在中間。
      
      年輕男人出聲打斷了燕南風和陸玉的敘舊:“燕南風,我早同你說過了,你逃不掉的。”
      
      魔教中人可不像正派那樣做事嘰嘰歪歪,既然要是殺人,就要干脆利落,絕不給敵人可乘之機。
      
      從某些方面來說,這一點陸玉和他們還有幾分相似。
      
      燕南風完全沒有搭理他,他牢牢地揪住陸玉左手的袖擺,然后一點都不要臉面地控訴:“你看他好不要臉,不僅威脅我,居然還敢無視你。”
      
      燕南風如今深受重傷,就是虎落平陽,龍游淺水,硬抗的話,他肯定扛不住。但不要緊,他會狐假虎威啊。
      
      有陸玉在,他壓根就不需要和這些人虛以委蛇,拖延時間。
      
      年輕男人,也就是燕南風的異母兄弟燕瞳,直到燕南風出聲,才注意到了陸玉的存在,還有她腳底下的那只倒下的黑熊。
      
      習武之人,只要狀態不錯,殺一只野獸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一開始,燕瞳也沒有把陸玉當回事。
      
      但是他很快反應過來,倘若這年輕女子沒有一點本事,落于絕境之中的燕南風怎么會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
      
      貌美的年輕女人,和燕南風相熟,武功高強,這幾點加起來,讓他想到了一個人:江湖中,一招擊敗了天下第一微生曉的存在——陸三刀的親孫女陸玉。
      
      燕瞳態度來個了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客客氣氣地詢問了一句:“閣下可是斬龍刀陸玉?”
      
      陸玉略顯驚訝:“你認得我?”
      
      “陸姑娘一戰成名,江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燕瞳不曾見過陸玉,但聽過陸玉的名諱。
      
      確定是她本人,燕瞳的表情在一瞬間出現了些微的變化,很快便調整過來,笑吟吟道,“陸姑娘出身名門正派,喜好拔刀相助再正常不過。”
      
      好不容易把燕南風逼到了這個地步,他怎么可能容忍其他人跑出來壞事。
      
      只是陸玉的武力值深不可測,可以的話,燕瞳并不打算和她硬剛。
      
      他頓了頓,方道:“只是他并非您的舊友,而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子。今日是我魔教內部清理門戶,還請陸姑娘將他放下,我并不欲與您為難,我也當從未見過您。”
      
      陸玉和燕南風私下里的協議,只有她們二人知曉,故而在外人眼中,燕南風就是個欺騙了蘭弈,欺騙了陸玉,還死遁的王八蛋。
      
      倘若事實真相就是表面這樣,燕瞳此時就是在處處地插燕南風的刀子,挑撥他們二者的關系。
      
      陸玉低頭看了自己身上的人形掛件一眼:“倘若我是要站在他這一邊呢。”
      
      燕瞳微微一笑:“陸姑娘今日并未將斬龍刀帶在身上吧?”
      
      對哦,燕南風就說他見到陸玉的時候,感覺覺得有哪里不對,今日的陸玉,竟然沒有帶她心愛的斬龍刀。
      
      他揪住陸玉的袖擺扯了扯,小心翼翼地問了句:“陸玉,你刀呢?”
      
      陸玉頗為淡然道:“出來打些野味,就沒帶。”
      
      殺雞焉用牛刀,她原本只是抓幾只山雞野兔回去,用斬龍刀太浪費了。
      
      只是她沒想到,野雞沒碰到,倒是招惹來燕南風這么個麻煩精。
      
      燕瞳臉上笑意越發真誠,沒了斬龍刀這樣的神兵利器,陸玉的危險程度就降低了一大半,更何況她身上還掛著燕南風這么個累贅。
      
      他悄然做了個手勢,站在陸玉身后的人便手朝著陸玉猛地一揚。
      
      然而并沒有發生什么藥粉飛揚,陸玉轟然倒地的場景。因為拿著藥粉的手被人整齊得切斷,連著手里攥著的藥粉一起掉落在他的面前。
      
      割傷偷襲之人的不是什么神兵利器,而是落在黑熊身上的一片小小的樹葉。
      
      原本是兩方對峙,但燕瞳一方主動打破了沉默,兩方自然便廝殺起來。
      
      刀光劍影,本應該是極其血腥刺激的場景,然而陸玉隨手抓了把樹葉一揚,圍著她的這圈人便倒了一地。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樹葉的速度太快,沖在前方的人明知道暗器傷人,卻眼睜睜地看著一片葉子割了自己的喉嚨,根本躲不過去。
      
      燕瞳有眾人保護,又躲在其他人后頭,身上還穿了金絲寶甲,幸運地躲了過去,只是右臉被葉子的邊緣割傷了一道口子。
      
      溫熱潮濕的血液順著臉頰落了下來,燕瞳抬起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右臉,然后扭頭就跑:“撤!”
      
      他們原本有三十多余人,一下就倒了二十多個,陸玉卻毫發未損,傻子也知道打不贏。
      
      這些人撤走的時候撒了一些藥粉作為逃跑的煙霧/彈,為逃跑拖延時間。
      
      燕南風一只手掩住自己的口鼻,另一只手去擋陸玉的。
      
      等煙霧散去,他又趕緊拽陸玉的衣服:“快,弄死他,千萬別讓這個家伙跑了!”
      
      陸玉低頭看了他一眼,表情頗為冷漠。后者這才收斂自己過于激動的表情,討好似擠出一個綻放的笑臉:“燕瞳陰險狡詐,放走他無異于放虎歸山。”
      
      陸玉語氣淡淡:“我沒說要放過他們。”
      
      短短一屏息的功夫,燕瞳一行人已然跑出數百米的距離,然而他們試圖運起輕功飛躍山崖的時候,卻一個個轟然倒地。
      
      當初陸玉撒出去的那把東西里,不僅僅是葉子,還有黑熊身上硬邦邦的毛發。
      
      細細的毛發像是一根根銀針,打入這些人的關節里,只是發作起來沒有那么迅速而已。
      
      等到那些人都在地上動彈不得,燕南風又湊了過去,對著倒在那里的燕瞳最脆弱的部位用力踩了幾腳,以報他這遍體鱗傷之仇。
      
      他陰惻惻地給了燕瞳一個笑容:“沒想到吧,對付你們這些貨色,何須斬龍刀。”
      
      說完這句,燕南風不再廢話,相當利索地補刀放血,最后還翻出化骨粉,讓這些人的尸骨化作了一團團黃色的腥水。
      
      這些人都是來要他命的,他腦子進水了才會留活口。
      
      等燕南風處理完這些人,轉頭一看,那邊陸玉已然拖著黑熊往前走了老遠。
      
      “陸玉,你等等我。”
      
      他忍著身上傷口裂開的疼痛飛奔而去,然后整個人撲在了黑熊的身上,牢牢地抓住了它并不算特別柔軟的毛發。
      
      燕南風的小身板,比起黑熊的重量,輕得簡直不值得一提,但他撲上來的時候,陸玉還是第一時間就發覺了他的存在。
      
      面對反派可憐巴巴的臉,她側過頭去,沒有理會他,算是默許他跟過來。
      
      搭乘超級無敵至尊奢華熊車,燕南風抵達了陸玉暫時居住的小木屋。
      
      屋子看起來很新,東西收拾得也很干凈,周圍還搭了個籬笆。
      
      燕南風還沒見過這么別致的屋子,這里瞅瞅那里看看,他主動挑起話題:“這屋子真漂亮,你找誰做的,等我回了魔教,也請他給我在山上搭一個。”
      
      陸玉彎腰把黑熊丟到角落里,用井水洗凈手上沾的毛發:“你請不起。”
      
      小木屋是她自己親手搭的,畢竟砍樹劈柴,只要舞一套劍法,略微控制力度就能做到。
      
      其余的部分,她想建房子的時候,腦海里就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了步驟,動作也相當流暢順手。
      
      做任務之前的記憶,陸玉其實記不得太清楚了,但她本能覺得自己應該是一個野外生存能力不錯的人。
      
      陸玉的小屋子建在山泉的附近,她用木桶取了一桶水,提到燕南風跟前,又丟給他一個小瓶子:“自己去后院清洗一下,這個是金瘡藥。”
      
      第一次見面,大小姐還奴役他這個傷員呢。燕南風也沒有指望她能伺候自己,乖巧應了,自己躲進屋子里上藥。
      
      好歹相處五年,燕南風很清楚,陸大小姐就喜歡干干凈凈的小白臉,而不是什么男人的功勛,所以他絕對不會作得給自己留疤。
      
      他在小木屋里,屋外的陸玉把黑熊剝了皮,又取出熊膽掛在了小院子里風干。
      
      小木屋地方不大,就一床一桌一凳一柜。
      
      衣柜里是陸玉的衣物,桌子上躺著斬龍刀,凳子是小圓凳,對傷患的傷口實在不友好。
      
      陸玉進來的時候,就看見燕南風眼巴巴地盯著她的那張鋪著新棉絮的小床。
      
      “想睡?”
      
      “當然想了。”燕南風下意識回答,反應過來之后,他轉過頭,眼睛亮晶晶地看著陸玉,“這床挺寬敞的,擠一擠,我們兩個人可以一起睡!”
      
      陸玉打開衣柜,從里頭抱出一張柔軟的虎皮,丟在了燕南風的腦袋上,遮住了他那張藍顏禍水的臉。
      
      略顯清冷的聲音從虎皮毯子的縫隙里鉆進燕南風的耳朵:“笤帚在右邊角落,掃一掃,鋪在地上睡吧,休息好了我想你的腦袋會清醒一點。”
      
      免得白日做夢,本事不大,想的倒挺美。
      
    插入書簽 

    作者有話要說:
    燕南風:我想的美,長得也美啊
    感謝
    佘不同濟扔了1個地雷
    以墨扔了1個地雷
    彭紅玲扔了1個地雷



    該作者現在暫無推文
    支持手機掃描二維碼閱讀
    晉江APP→右上角人頭→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頂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點) 手榴彈(×5) 火箭炮(×10)
    淺水炸彈(×50) 深水魚雷(×100) 個深水魚雷(自行填寫數量)
    網友: 打分: 評論主題:
    分享到:
     
     
    更多動態>>
    愛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評論



    本文相關話題
      以上顯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條評論,要看本章所有評論,請點擊這里

      熊之舞电子游戏
      好运快3开奖号码 大地棋牌游戏中心 古墓丽影 北京pk10赛车计划 北京赛车pk10官网 辽宁快乐12*助手 pk10精准高手计 黑龙江22选5计划 平码四中四图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 北京快乐八玩法 最准7尾中特公式规律 富贵乐园安卓手机版下载 广东11选5人工精 怏3北京 团队免费带你赚钱